P1000343.JPG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當然,就不必這麼辛苦了。我只要默默伸出酒杯,你只要接過去安靜地送進喉嚨裡去,只要這樣應該就成了。非常簡單,非常親密,非常正確。但是很遺憾,我們的語言終究只是語言,我們住在只有語言的世界,我們只能把一切事物,轉換成某種清醒的東西來述說,只能活在那限定性當中。不過也有例外,在僅有的幸福瞬間,我們的語言真的可以變成威士忌,而且我們總是夢想著那樣的瞬間而活著。夢想著,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那該多好--村上春樹

 

「小潘,上班時間可以喝酒嗎?」在我吃完晚餐上院子繼續晚間的服務時,當天客人姚大哥問我,「客人請的就可以!」我咧嘴笑著回答。接著我便得到了一瓶英國<Honey Dew>牌啤酒,是姚大哥愛喝,索性自己從英國進口的。

這款啤酒相當順口,我一邊喝著它,一邊與姚大哥一家四口在客廳聊天。「看你們的樣子,對酒相當著迷呀,居然還自己帶個特製冰箱出門哪!」「嗯對呀,不過夏天比較適合喝啤酒跟香檳,其實我們真正著迷的,是威士忌喔!」姚大哥眼睛散發出光芒來。

「有次,我們還特地到蘇格蘭的一個島上,暢快地喝威士忌呢!」姚太太補充道。「蘇格蘭的哪個島呀?該不會是…艾雷吧?」我問

「沒錯,就是艾雷!那可是單一純麥威士忌迷的聖地哪!」姚大哥此時不僅眼睛散發出光芒,甚至都要噴出火來了。對於這種「迷」的激情,我完全能感同身受,姚大哥當初甚至還「拋家棄子」,自己跑到艾雷參加Working Holiday打工度假,白天工作,跟著釀酒廠主人學習怎樣製作威士忌,晚上則是所有人聚在一起,慢慢品嚐威士忌…

「那艾雷的單一純麥威士忌,喝起來真的有海風跟泥煤的味道嗎?」我好奇地問。

「有,絕對有」姚大哥咧嘴笑著回答。

 

「我們在葬禮時也喝威士忌。」當地人說,「在墓地下葬完畢後,大家就分發杯子,倒滿一杯本地威士忌。大家一口氣喝完,以便從墓地回家的寒冷路上,可以溫暖身體。喝完之後,大家把杯子往石頭上砸碎。威士忌酒瓶也敲破,什麼都不留,這是規矩。」小孩出生時,人們以威士忌舉杯慶賀,人死的時候,人們也以威士忌默默乾杯,這就是艾雷島--村上春樹

 

經科學家研究,威士忌中含有超過六百種以上的物質,是所有酒類之中,最豐富最多芳香物質的。與葡萄酒一樣,威士忌的複雜便是緣於各地不同的風土條件:有些來自當地的水,有些來自土地的味道,有些來自原料麥芽,有些是酵母菌揮發的效果,有些是當地的海風,來自陳年的橡木桶,當威士忌在桶中靜靜地熟睡時,每一次的呼吸,都一點一滴地決定了它日後的模樣。

 

而我們,究竟可以感受多少威士忌所飽含的美麗神秘呢?

 

院子管家 小潘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ingfishertw
  • 很期待12月再訪! 這次就要帶威士忌來玩了!
  • oh~yeah!!

    by小潘

    pearhoskyyard 於 2010/09/25 09:26 回覆

  • Lucier Chen
  • HIHI 路過看到這篇文章很感興趣,可以請教一下是否知道艾雷島的working holiday的細節?感激不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