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半山腰的雨,持續灰白的下著,似乎,隔天,同一時間又會出現著,好像反反覆覆的演著老戲一般的令人意興闌珊。我望著緩緩悠遊的雲霧,有如與世無爭的輕輕飄飄,一直到白晝結束的前夕,透出了金光的夕陽,將山林染成一片金黃。

望著一輪又大又圓的落日,懸掛在天海交界的極端,霞光顯得濃艷璀璨,好似整個世界沐浴在朦朧的金光之中,屋影,樹影,山影,人影,被金光拉了好長好長,這些豐富的影像,彷彿又透露著有另一個世界存在。此刻如此平靜的我,心中卻湧出了澎湃之感,看著上山的人群人來人往,大家不約而同的驚嘆眼前的美象,直到夕陽下山,這是山上喜悅的共鳴,它不必花費取得,它不能事先安排,它卻能把當下日子,成為平凡中的不凡。火紅的落日讓我回想到夸父追日的壯志,它為了村莊不被灼日乾旱,因此,它不停的追逐,直到這位傳說中的巨人渴了,累了,垮了,倒下了,它的身體血液,歷經千年,最後,成了眼前的大山長河,我眺著這些壯麗的景致,把自己沉溺在中國千年的神話故事裡。

黃昏的萬丈金光
落日,熔入了我的胸膛
紅蜻蜓舞著向晚的秋風
黃白花卻選擇了靜靜的墜落

曾經,悲歡離合的感傷
懷念,逝去無返的人生舊時光

有人說天堂與地獄的生活,其實,是來自於自己內心的觀照。而山中歲月是如此的平淡明淨,我們或許無須去選擇天堂或者地獄的生活,不過,卻由衷的希望我們的處世心智可以心念如水般的澄淨透明。深夜裡,向晚的涼風吹來,在我的心中,卻出現了一絲絲喜悅知足的暖意。
 


                             2007/9/12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