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院子抵達的新朋友,他們是一對具有理念的民宿經營夫妻,而且,是來自台灣最遠邊的南端―墾丁。初次見到周大哥及大嫂,從他們臉上爽朗的微笑,與周大哥一身黝黑的肌膚,已經讓我感受到墾丁豐富的「在地人文」。當晚,他們夫妻與我們一同分享彼此珍貴的生活經驗,而周大哥的幽默風趣,更讓院子的笑聲此起彼落著。從他們身上所散發著略帶靦腆的豪邁,或許,與遼闊的大海相處久了,心胸似乎也理所當然格外開朗與浪漫。

當晚,聽著周大哥娓娓訴說,早期的他,因為,愛上衝浪。因此,離開的他原本的工作,也離開了他所熟悉的城市―台北。就這麼一片薄薄的浪板,表面看似不起眼,卻引領著他衝過台灣全長1134公里的海岸線,從北向南,不畏艱鉅得滑向南方大海,而沿途的浪花,似乎對他而言,總是這麼的誘人,讓他可以跟著海浪的頻率擺動思緒,甚至擺動心跳築夢。轉眼間,時間已經過了十年,而現在的周大哥,白天已經是一位衝浪教練,到了晚上,也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了衝浪民宿的老闆,最後,他告訴我說:「要如何去感受自然??最直接的,就從海浪的速度。」

啊!!南方海風
天藍,高掛著,白色的夢
提起行囊,烈日南走
打算,暮靄裡,尋夢
啊!!南方海風
波光,竟是如此深邃的萬種玲瓏
拾起浪板,衝向海中
大海的震怒,彷彿吞了我
為何我,會如此愛慕,大海的顛簸
為何我,會如此眷戀,大海的漂泊
啊!!南方海風
星光下,隱隱作祟的傷痛
就請隨著南方海風
婆娑,婆娑…

沒想到,今晚的院子,也吹來了一股南方的海風,風中帶著海水的淡淡鹹味,淹沒在搖曳不定竹林裡。


                              2007/3/7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