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曾經一位來自台北的旅客朋友問我:「你覺得台北寂寞嗎??」頓時,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問題。也許,那時候的她,似乎打算把這些未完的一切,留給了這座城市,而她的內心,又多麼像是個放風箏的孩子,不想縛住風箏卻又掙扎的想放走風箏,無助的她,只好乞求可以隨風而逝,流浪到海角天涯。

城市的生活,多少的悲歡離合,多少的刻骨銘心,讓原本麻木脆弱的生命可以甦醒,在如此陌生的都市裡,你是否又看的見生活每天所上演的無數感人電影??然而,紛擾忙碌的生活節奏,必定會引導每個人走向表演舞台,終究也會有這麼的一天,自己會成為劇中的主角。在上舞台前,請不必擔心,也不必著急,只要好好的扮演自己的角色就好。

半夜,我醒著
試著,編織著童真的晨與夜
日子如針,直到痛楚的麻痺出現
錦繡如夢,直到至美的彩線渙出
是誰,這樣的傻傻的
是誰,這樣的無可救藥的
無奈的,揮揮手,擺擺頭
天亮了,我,只想說
早安,寂寞
早安,難過
早安,喜悅
早安,快樂
自己及我所待的城市,早安
這位台北來的朋友,你,是不是已經編織一件灰色寂寞的外衣,而高掛在台北的夜空…


                             2006/5/12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