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015.JPG

 

 

 

山上進入了十二月中旬,海拔八百公尺的山空溫度,漸漸微寒。入冬的大鞍,天氣乾冷,草木開始枯黃,遠遠看去,整片山都泛黃了。拾起了墜落在腳邊的楓葉,對於,它整年的誕生,成形,至最終的瞬間飄下墜落,成為了一種逝去之美。

 

看到這樣的景象,反而讓我想起,曾經有有旅客說︰「美的事物,總是短暫。」我想,應該是「因為短暫,因而有美吧!!」縱使,天乾地黃的冷冬,一年四季的最終季節,仍會有美。我忽然看到了鄉間行路的一角,在枯黃一片的大鞍,一抹艷紅,綻放著豐富的生命,散發著熱情如火—聖誕紅。誰說聖誕紅隨意生長的一隅角落就沒有力量??我就是喜愛小火紅的如此灑脫,不在意他人目光的胸懷。繼續走向村中小徑下去,又是一處令人歡樂的理由,一株株由村民自種的青翠野菜,種類豐富,似乎一起將生命向美麗到遠方。不再只是原本枯寂的冬日,我遇見了天地生命共存共榮的美好。

 

冬天,不是枯瑟的那扇窗

試著,讓此景加上一個框

好酒新釀

思緒不亂

只是欣賞

美,油然徹底,釋放

 

我在天地漫黃一片的同時,既使,想起以前已被枯黃淹埋的湛綠,又能怎樣??此時,對於生命之美,轉化成放手與成全。

 

 

 

2008/12/14  培鈞

 

IMG_0022.JPG 

 

IMG_0232.JPG

 

 

 

 

IMG_0231.JPG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