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的時間沒再踏上這條美麗的山中小徑。再次的探訪,心中總是會有些許的陌生與期待,當我抵達了那條小徑的入口,恰巧遇到了一群來自高雄的旅客剛走完回程,他們也是慕名這步道而來,只是我卻聽見他們一陣失落氣餒的對話。「把竹林燒成這樣難道不覺得可惜嗎??」原本我打算前去與他們分享大鞍的竹林之美,卻被他們這句話,給止住了腳步,我突然只能給他們好似來自外地旅客的微笑,啞口無言的擦身而過。

突然間,每個在竹林小徑的腳步,步步沉重了起來,害怕看見了他們所說的那駭人驚悚的畫面。縱使,竹葉隨風飄落如雪花片片在我眼前,夢境般的動人,卻無法讓人賞心悅目,只是我的腳步越走越快,走過一個彎又過一個彎,當我發現前方放置了一個巨大的儲水桶,我感受到竹林的哀傷是在這個地方。我又放慢了腳步走去,一個原是滿山滿谷的竹海,被人們瞬間大火煙滅,取而代之的是剛種上的茶苗,眼前望去似無止盡的黃土,在熾熱的陽光曝曬下,瀰漫著竹子的無奈與哀傷,我一個人,在這場災難下,靜靜的站了好久。

前陣子,看了一本嚴長壽先生剛出版的書刊,書中記載著竹林的美,應該要不只是以往在竹林所舉辦的竹筍大餐,竹林可以更有深度的展現她的氣質風貌,竹林可以與國樂,書法,心靈,瑜珈融合,產生深入人心的細緻感動。然而,書中所敘述的美好的狀態與概念,卻在我眼前被一把無情的大火燒盡這美麗的夢。

遠方傳來竹林的哀傷
是祝融剎時的無情荒唐
高尚
芬芳 
悠長
如何能忘
多麼希望是大夢了一場
所給我的教訓犒賞

我還是繼續往小徑走了下去,走到了盡頭,突然,又遇見了令一大片新生的竹苗,隨著山風搖搖晃晃。

 

2008/6/18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