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喜歡在大雨過後,在村莊走走停停。滂沱大雨的雨聲,讓乾旱許久的大地,歌頌著滋養的喜悅。

風雨過後的平靜,心情有如雲淡風輕的輕盈,經過幾間錯落村裡的巷間老宅,老宅彷彿安靜的對著我傾訴著往日的風花雪月。許多人問我︰「是否,因為單純喜愛經營民宿而上山??」我想,或許不只是如此。在人生歲月裡,我總是希望可以表達一種對於生活態度的感受,或許,到了我們這個世代,傳統文化對我們而言,仍是一種無法割捨的情懷,因此,在一個偶然的機緣下,我們來到了這海拔八百公尺的大鞍村莊,遇見了百年的院子。

經常在院子裡,與來訪的旅客分享我們上山的初衷與夢想,許多人看見了我們讓百年廢墟的古宅重生,在當他們要離開院子之際,有時,我們彼此給對方一個擁抱,並且,他們也打算回鄉整理他們的祖厝老家。而這樣鼓舞人心的喜悅,我想才是我們上山夢想持續下去的泉源。在我的心中,或許,「院子」早已不只是在大鞍的深山之中,它很有可能早已展開羽翼翱翔,找尋一個任何的角落飄落,隱約的將希望的種籽種下,種籽在貧脊的文化黃土中,慢慢的扎根伸芽。我想,再也沒有任何事情,會比我們用自己的愛心與雙手,從文化荒漠中,掘出新的文化源頭更令人驚喜了。

故鄉的長河
血液在河中跋涉
這是天地的無法割捨
一首甜蜜的悲歌
伴隨著殘缺的舞者
瀰漫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執著

我想
如果還有如果
歲月會不會選擇顛倒過來活
生命不會只是擦身而過

是否,這城市因為太多的語言,擠壓了傾聽的空隙;是否,太多的選擇,失去了內省的能力。我想,只要這世上還有一蕊小小的燭光,就永遠能為我們照亮前方。


                             2008/4/21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