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無意間發現自己小學時期的作文簿,當時作文簿是以宣紙製定而成,必須用毛筆撰寫。當我開始翻閱孩時所寫的一字一句,又喚回了被遺落在心底的童年時光。

小時後的記憶裡,經常聽到許多長輩說我們出生在這個年代好命,選擇在台灣經濟正起飛的時候,人人都含著金湯匙出生。我記得,在離家裡不遠處,就鄰著一間鎮上規模最大的「遠東大戲院」,我當時年紀雖小卻是個標準不折不扣的戲迷,幾乎每天我都會在戲院裡接觸不同的人群,看著相同的一場電影,除了吃飯時間回家,電影幾乎是一場接著一場。印象中,在電影開播前,總是會在收票口的不遠處燃放大串龍炮「丕哩啪拉」預告整個城鎮,電影播放時間將到,一個鄉下地方,小小戲院在平日竟可以湧進上百人來看戲,每個人的臉上總是充滿期待與歡樂,當我看著大家興高采烈,自己也不由自主的快樂消遙了起來,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大戲院,對於一個鄉下小鎮來說,真的是一處人間天堂,收藏了許多人的回憶。

我每天一大早起床,總是期待首場的電影放影,偶爾還會遇見戲院的老闆,我見他的頭髮每次都梳的整齊烏亮,身上散發著來自大都會的淡淡香水氣息,我看他總是在戲院首場放映之前忙進忙出。此外,他還必須親自繪製每一張即將上映的電影海報,有時候,我看他畫海報看的出神,一張大型海報,他可能得花上大半天的時間,才能夠把海報繪製完工。有時候我也會跟在老闆身旁幫忙的樂此不比。那時候天真的我,曾經希望這家戲院,會是我一輩子的秘密基地。

漸漸的,日復一日過去了,當我從孩童轉眼間成了一位大人,我離開了家鄉到外地唸書發展,事隔多年了,當我再次回到了故鄉,抵達了這家老戲院時,我卻看見了記憶中的「遠東大戲院」的招牌已經不在,接手的是一家複合式餐廳,只見餐廳老闆熱心的招呼問候,我卻無法鼓起勇氣向前用餐,只好離開繼續走著…感受著微微的悵網,直到夕陽緩緩的在遠方落下。

這是多年不見的土地,我穿梭在大街小巷,那種遙遠又熟悉的氣息不斷襲捲而來,然而,如今,這裡好似只剩一個充滿陌生人群的童年故鄉。當下,我似乎也只好寂寞孤單的望著天空,在天空中找一朵可以與我對話的白雲,以及不斷重複回憶著我記憶中的天堂戲院。
 

 

                              2008/2/6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