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了,惆悵的秋愁隨著落葉墜落悄悄的消逝,我靜坐在房內窗前,清晨驟氣溫令人精神抖擻,驅走睡意,入冬的日照北移,讓天亮的時間,後挪了許多,也讓突如其來的寒流,冷了更久。

冰冷的細雨飄落在凜列的冬晨,查無人煙,無聲無息,瀰漫著獨特駭人的孤獨與寂寞,尤其,是在大鞍山上。或許,是因為入冬的天寒刺骨,令我腳步踉蹌,我撐著傘緩緩步行在這野蠻無情的季節裡繼續走著,我看著整個入冬的氛圍彷彿要把山上的一切瞬間染成大片無際的荒原,自口中呼出的白煙熱氣,在酷寒的天候裡,更顯的游絲一縷,飄蕩在冷靜的空氣中。


走著走著,突然雨停了,漸漸的原本蝕骨般的陰冷,開始透露出一絲絲的日照曙光,令人溫暖自在。誰料,不一會兒,或許,是低溫與溼度所產生的造化,眼前的雲朵,竟然開始纍纍團團的聚積,一波波的湧向眼前的山凹,雲霧亦又似不斷的東西鋪展,匯積成了眼前的雲海千頃!!美麗啊!!這真是天地大美的震撼之感!!我望著近在咫呎的雲朵表面,灑落著光影的濃淡;再更遠處,除了天地的一線分隔之外,其他就再也什麼沒有了。

邊界的藍天白雲之間,越來越清楚分明的直接碰撞,中間的交界卻連個過渡也不給,是如此般的潔淨純明。我心理只是暗地想著,多少萬年下來,天地浩瀚絢麗的色彩,卻讓冬日把淨藍與淨白的顏料一次傾盡,讓冬天霸佔滿天地的顏色,讓冬天徹徹底底的揮霍生命。我凝視的出神,看著雲霧蒸騰的磅礡奔騰,卻也發覺了冬天的獨到又細緻的美,喃喃自語的告訴自己,好好珍惜。

眼前大景,讓人一覽無疑,我彷彿想踏雲而去,若去哪??我說,乾脆就上去把臭皮囊身上的污濁斑駁,染的跟雲一樣的雪白。
 


                              2007/12/4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