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的秋意,夜裡轉涼,蜿蜒的山路,漸漸的落滿了隨風而逝的墜葉。花,不再爭豔,草不再鬥綠,天地之間,慢慢的,一點一滴的,轉成了一片無盡的蕭黃。

在入秋的午後,一位令人印象深刻的年輕牙醫師—俊志,他來自高雄,那天他帶著工作夥伴及好友一同上山旅居,一位六年級的牙醫師,卻投入一間堅持只照顧兒童牙齒健康而不看成人的牙醫的診所。俊志說:「當時,幾乎也沒有任何人看好他們這家牙醫診所。」他們把診所裝潢化妝,讓診所更顯得溫馨歡樂,彷彿是小朋友的天堂樂園,用意是減少對診所的恐懼與不安。或許,自小,我甚少有機會可以上診所看牙,因此,對於牙醫的感受自然不深,不過,記憶中,甚少小朋友,會願意聽見牙醫手上治療器所發出令人起雞皮戈瘩的尖銳聲音。我突然覺得這樣的一間牙醫診所所背負的,或許,是另一種不同的生活理念與自我期許,而他們仍持續不斷的堅持在許多旁人眼中的一相情願,這樣的多年以後,這家診所,慢慢的成長了,也漸漸的,茁壯。

夜,不斷的深了,俊志與我仍彼此訴說各自對於工作、生活、甚至,文化的想法,尤其,俊志非常熱衷旅行,對於「旅行」的意義,總是可以聽到他廣闊卻又細膩的經驗與見解。而他對於現代人的生活,卻有時充滿著無力的些許感受,或許,我們需要更多的勇氣前進,或許,我們需要更多的抱負堅持,或許,我們試圖在網路狂奔的倍速時代,找到一個可以讓身處這世代的我們,能夠找到生命出口的地方。我突然想到,之前,在院子裡無意間聽見一位年紀約六十歲的阿婆對話,大意是說:「以前的人,走在街上都是抱著孩嬰,現代的人,走在街上都是抱著貓狗;以前的人,都是睡在紅妝床上,現在的人,都是睡在浴廁邊(意指住宅格局擁擠)。」此外,因為院子而結識的另一位好友—長志,在他的部落格上,也曾看見他寫過一篇關於他自己與生活情感撞擊的文章,大意也是說;國立大學畢業的他,按照國家制度,順利考上公職,在工作多年之後,有天晚上,他載女友騎著機車穿梭在台南市的大街小巷,他們沿途看了好多不同各式樣貌的小房子,他跟女友一起想像,或許,在多年後,他們能夠擁有一間可以讓彼此遮風避雨的家,可是,就在長志打聽了房屋的總價之後,他才驚覺得發現,對於以一個凡事照著國家制度,凡事按部就班的人,想擁有一個簡單的小小房子,竟是如此遙不可及。

我不知道,身處這世代的我們,是幸福抑或悲觀;我也不知道,科技網路的革命性影響,是否會成為我們生活文化的沙漠風暴??我們正在不斷的享受與習慣網路資訊爆炸所造就的便利生活,然而,也正因為生活步調的狂奔飛速,我們可能早已失去細膩的感知而不自覺,甚至,面對自己國家千錘百鍊漫化而成的偉大文化,也未曾潸然落淚。

放眼望去,所有的時代的歷史背景,包容著各自沉重的包袱,各自吞忍的血淚,如今,歷史正要下筆撰述的,是屬於我們的年代到了嗎??一個屬於我們的年代,我們似乎卻僅能赤腳行走在灼熱沙漠中,盼望可以遇見那條傳說中充滿金色輝光與潔白清澈的文化長河,我們幻想著被河面上映照著粼粼波光所深深吸引,我們,好想以長河自豪,我們,好想以長河驕傲,我們想在深遂長河裡,看見更多令人情感激昂的百態人生,這樣豐富,這樣美麗,這樣的令人動容。
 


                            2007/10/17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