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的旅客,有些人提起自己現實生活中的樣貌,是何等狼狽不堪,好想逃離;然而,也有些人,他們認為偶爾上山沉澱滋養身心即可,好讓自己重新再出發。

小時後,很喜歡盪鞦韆,鞦韆對我而言,它彷彿可以讓我飛往藍天,在離開地平線的瞬間,可以將所有的煩惱思緒懸在空中,一搖一晃的緩緩散去,搖搖晃晃,把鞦韆停下,身體,好像也輕盈許多。

人生,從我們離開母體的那刻,便開始啟程,從出生到死亡,我們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撞傷疼痛,在傷痛的承受中,學習蛻變,蛻變之後,而我們又再次的重生,而眼前的生活,究竟,是疼痛的煎熬??亦或,是蛻變過程的代價??或許,過於完美的人生,令我們無從發揮,所以生命的力量,悄悄的在每個人生上,留下了小小的缺口,讓我們用力的,銘心的,錐心的,甚至,無法拒絕的,拂平。

歲月茫茫,鞦韆盪
美麗的童心在身旁
烏雲遮蔽了日光
草花少了點芬芳
整座城市有些些的沮喪

歲月蒼蒼,夢裡喚
雪花翩翩的在空中瀟灑
十字路口的我身在何方
心中的花園等著我來探望
每天,好費盡思量

歲月慌慌,深夜涼
一樣的明月清光
盪漾著殘花的芬芳
夜鶯深啼的瀏亮
情感澎湃激昂
我自己,卻靜靜的端詳
靈魂深處的用力哭喊

我不知道,今晚的夜風,是往哪個方向吹來,今晚,讓自己回到了一個無拘無束擺盪鞦韆童年,不過,卻又是一個無法入眠的夜晚。


                              2007/9/2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