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來的前夕,晴空萬里無雲,安靜的村莊,看到了一些人,騎著腳踏車,迂迴在彎來彎去的小路上,緩緩的安安靜靜,那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記得,曾經在與幾位藝術家的聚會裡,在那次的聚會中,聽見了大家談論到為何台灣的建築是如此的不堪入目毫無美學的話題。對於,那次的談話,我並沒有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路開車,開始注意到路旁緊緊相鄰的鐵皮屋,各種奇形怪狀,如何簡陋造型都有,很難想像台灣的城市會淪為這樣的樣貌,車子越開越慢,直到我看見了有一間座落在郊區的鐵皮屋子,它似乎連結構上都出現了問題,屋頂外掀,牆壁損毀,詭異的外觀顏色,相當引人注意,不過,屋子的門卻是開著,我沒有下車,只是把車子緩緩的經過,突然看見屋子裡,有一位母親坐在地上,陪著她的女兒拿著彩色畫筆畫畫,而女兒的眼神中好似充滿了無限的深邃與清澈。我突然有一種說不出口的心酸,或許,是我第一次在簡陋的鐵皮屋裡,瞥見了美麗與非凡的天堂光影吧!! 

這是爸媽的鐵皮屋子
他們花了一輩子 
爸媽在屋子底下,埋了一顆希望的小種子 
看著種子,在夕陽底下的影子 
總是會令我想畫出它的孤單樣子 
而畫筆下的樣子 
都是這間屋子裡的小小故事 

當我們懷著高遠的理想與深沉的心情來評論生活美學的時候,或許,在醜陋的鐵皮屋底下,任誰,也沒料想到會有一個如此的美麗的畫面。

                             2007/8/16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