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小女孩很特別,70年次,她的名子叫做小鯨魚。記憶裡面,她道訪院子已經多次,然而,每次還會有一位固定隨行的好友DoReMi一起,她們倆總是像候鳥般的,離開了院子不久之後,又再回來。

在與星夜相對的那晚,突然,這位小女孩興奮的告訴我,她錄取了紐西蘭的環保志工資格,終於實現了這輩子壯遊的夢想,而她手上拿的簽證,我相信是她這輩子目前為止,最美麗的夢想。她告訴我:「我以前在學校,是你無法置信的荒唐至極的學生,真的!!幾乎每位老師都放棄的那種!!一直到遇到今天我所帶來院子的這位黃老師,當時,只有她願意在我的作業簿上不斷的寫信鼓勵我,耐心的引道我,因此,開啟我人生的轉淚點,若當時沒有她,我真的無法想像自己最後會變成什麼樣子。」這段話,突然讓我回想起,在我小學的階段,也曾經出現對我影響非常深遠的師長,這些讓我們一輩子都心存感激的師長,我們至今仍保持連絡,因此,小鯨魚的一番話,我更能所體會。

當風箏離開了手中線
啟程熙攘於天地曠野之間
風箏,漂流在無止盡的無明長夜
歷經落葉的人生,無言以對
縱使,風箏無言
縱使,風箏無怨
它仍堅持生命的善願
它仍會一塵不染向前
風箏,終究找的到人生的美好時節

風箏斷線、線縛風箏,都是一份觸動人心的傷感;不過,在生命追求過程中,卻是最自然不過的蛻變。
 


                            

                             2007/7/20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