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上,突如其來的下了一場驟雨。雨勢嘩啦嘩啦,有若響徹滿山谷,不一會兒,天氣卻又突然晴空萬里,夕陽西下,緩緩的,天邊渙化出了濃豔的霞彩,隨著光線的摺疊,有如在空中恣意的伸展四肢,像躺在天空般的自在。

我自私起來,期盼可以永遠的停駐在如此美好的時光。只是,突然,天氣似乎又再度的惡劣,西邊的烏雲,迅速的飄移聚集,漸漸的又開始飄起細雨,看著墜落下的雨滴,對於消逝的霞彩,心中突然有種夢醒般的失落。


面對這樣多變的山景,難道,是暗喻我們人世的無常嗎??曾經聽過一個「石頭狗」的比喻,大意是說,有的時候,我們人像狗一樣,常常費盡心力去追逐一塊別人丟過來毫無用處的「石頭」,而那塊石頭,很可能就是一句話語,一個眼神,或者一個猜忌…我們,在追逐的,是哪一塊「石頭」呢??

遙遠天邊
幻出了霞彩的告白
問天地間生命何在??

雲角缺了一塊,是否平不回來
西風不願離開,是否原地徘徊
留下,純澈無路的大片空彩

霞彩,舉步在浩宇裡飄擺
那些,過去
星光下,乞愛的等待
大空中,夢幻的寵愛
生命,是如此的慷慨
令人,活得痛快,不願離開

於是
天與地,海與山
僅是萬物存在的,一片空白

被天地包容的滿滿氛圍,難以言喻,我看著安靜無聲的四周,彌漫著莊嚴肅穆的氣息。 

                              2007/6/8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