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有些晚了,夕陽緩緩的從山後隱去,月光淡淡的灑在這個小小村落,同時,也灑在我走的路上。

突然,路旁的一棵大樹上面開了一朵很大的白花,或許是黑夜中的白花顯得格外引人注目,我並不知道這白花的真正學名,只是被白花的美麗給深深吸引,心裡盤算著「要是把它採回去插在花瓶裡欣賞多好!!」我站在樹底下,算計著以何種方式把花取下,突然間,一位中年婦女騎機車經過,她正見我打算取花,停下機車,笑著說:「把美麗的花留在空中讓大家欣賞不是很好??」我停住了,是呀!!這句話忽然點醒了我,既然住在山林裡,白花,難道還有分室內、室外哪邊較美嗎??我應該更打開心量,把界線化作無界,把有形轉為無形,縱使,我能擁有花朵綻放的美麗,也會有一天,我也必須接受它墜落的凋零。


成熟的果子會驟然掉落
出生的人始終面臨死亡
花開花落,日月輪轉

孤獨的降臨
孤獨的消逝

生命,霎時的生滅
存在,一瞬的不朽

我頓時羞愧了起來,我望著樹上的那朵白花,被晚風吹送的緩緩搖曳,此刻的我,心中湧出了另一種的新的體悟。

 

                             2007/5/28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