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院子來了一對林姓夫妻,林先生告訴我說,他的太太自小在都市裡面生活,從未住過傳統三合院,因此,他特地帶著太太一起前來感受,我記得林太太問我一句話:「住在深山裡面,難道不會害怕嗎??」當下的我,除了對她訴說上山幾年的喜悅感受外,在我的心裡卻又有了某種程度的心酸。是的,生活中的壓力,它不斷的鑄造了一道又一道深厚的圍牆將你我隔離,我們,是不是只要離開了人群,離開了噪音,離開了擁擠的住宅,更容易顯得焦躁不安??純真的感覺,似乎,不得不在生活中的絕境裡流亡,此時此刻的天空,安安靜靜,與自己內心的衝擊,形成了一個明顯又強烈的對比。

春天的午後,突然,下了一場小雨,小雨打落在深褐色的瓦片上,滴滴答答,空氣裡面浮現了一點點雨水把泥土濕潤的氣味,而泥土,擾動植物開始甦醒的氣息,於是,植物便開始竄動了整片山林的蛹動新生,我知道,這是春天的訊息,一種豐富而難以言喻的感動。突然,看見林太太也獨自一人,坐在門外的屋簷下,手裡端著一杯熱茶,她的凝視著眼前景象,看的出神,不發一語,我知道,已經沒有必要去打擾她。

什麼都不必說,縱使瞥見天堂光影
什麼都不必做,縱使飲夠地獄苦液
我們仍然
可以一個人的流連煙花小徑
等待著,雨水被天空徵收為雲朵

我們仍然
可以一個人的徘徊落葉凋零

等待著,淚水被微笑轉化成生活

幾萬年來,這片天空曾經為我們編織了許多美麗的夢想,曾幾何時,堅強的武裝,卻早已隨著悠悠歲月染成知覺的麻痺,如今,或許我們再也不見牛郎與織女最初相遇的那夜。
 

 

                             2007/4/22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