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春茶採收的季節,在四點半清晨,天尚未亮,在清冷靜定的小鎮裡,路邊的紅綠燈仍在不停的閃爍明滅著,已經出現許多準備上山採茶的婦女們,我看著她們稀稀落落的集在幾處,每個人臉上都包滿著一裹花紅頭巾,而她們大部分都是静坐著等候,一邊等候茶車接送上山,同時也在等待生活的光明與希望。凌晨的溫度稍低,冷意依然,她們的等候,卻在這樣寂靜無聲的小鎮上,似乎也瀰漫著絲絲的沉寂與悵惘,拓印在空氣裡,一閃一閃著。

並沒有特別的想看下去,我一路回走,遇見了每每都會棲息在一棵果樹下的野鳥,牠總是静静把身體蜷屈在一處草叢裡,不發一語的望著蒼茫雲天,好似在掛念著遠方的愛人,我不打擾的,繼續沿路上山,最後,停在一路迴轉的山邊,遠遠望去,居然可以眺盡萬里之遠,望見了這樣的無止盡浩闊,讓我突然很想放聲吶喊,我甚至想放盡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氣,毫不保留的用力長嘯,我想吶喊到精疲力盡,嚎啕痛哭,好似,可以把這人世間的悲歡歲月瞬間放盡,再靜待從對面山谷回應而來而略顯醉意的自己。

親愛的,你是否仍在耐心等候
親愛的,你是否還記得第一次的說不出口
親愛的,你是否仍把一朵玫瑰緊握在你的掌中
親愛的,你是否仍願意牽著我的小手
親愛的,我只想知道
妳,是否還深深的愛著我??

所謂理想的人生,我們到底在追求什麼??就好像美國詩人桑德堡說的:「我是個理想主義者,我不知道要去哪裡,不過,正在路上。」


                             2007/3/31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