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林慢走,望著山靜雲閑,好像時間停止了流逝,像是景緻萬變之前的不變,舞台表演前的那股屏氣凝神,暴風雨來臨的前夕,渺小的我,似乎,也被天地的時光囚錮的靜止而無法動彈,深怕一個呼吸,而破壞了當下的寧靜美好。

天氣晴朗,大山連綿不斷,我繼續安靜的往山上走著,發現自己對這樣的山林生活貪婪,無可救藥,不過,在這世上,我們又有多少情感,可以這麼的任人恣意揮散。走到蜿蜒小路的盡頭,遠遠長長的風,從山谷吹上,攜走了我臉上鹹鹹的汗水,此時此刻,鳥聲清脆,四面而來,我但願,這樣的富足喜悅,可以與城市的朋友們共享。

無憾的淨土上
人間的燈光,透露著圓滿希望
千年的繁華,瀰漫著沉重蒼茫
心出走,開始飄散流盪
好似,深山裡的木棉花,默默綻放不說話
又如,深海底的一粒沙,隨波逐流不懼怕

大哭的激昂,滲透成天地間的漫漶
輕輕的沉湎在童年的夢境裡,悠悠長長
經歷了,重生,又再次的死亡

親愛的朋友們,是否,有夢想過一個城市,城市裡的每個人遇見了,會互相送給對方一朵紅花,他們可以在歡樂的時候,互相的擁抱親吻;他們可以在憂傷痛苦的時候,互相陪伴依靠。


2007/3/27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