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就像候鳥一樣,每隔一段時間,總是又會在院子的藍天相見。

長志與甄惠已經算是院子的常客,打從他們第一次道訪院子至今,印象最令人深刻的,我想,除了他們倆熱衷騎著一台摩托車,享受長途流浪異鄉的自由解放外,幾乎,每次看見他們總是一如往常的甜蜜恩愛,安安靜靜的步入院子,好似,縱使世界再如何運轉,他們永遠有著倆人的小小天地。下午,在他們抵達院子前,已有些旅客事先抵達,正當我與這些初次道訪的朋友們介紹時,他們也抵達了,那時,我看見他們,找到了熟悉的臉孔,看見了熟悉的微笑,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心裡當下的感受,是他們,對於院子,似乎就有如每年的候鳥遷移,旅途中在院子作短暫休息,並覓食補充體力後再飛往下一個地區,而院子對於他們而言,是曾經彼此的承諾與情感的棲息處所。

經常,回想院子每次的相聚分開,每次的人來人往,內心的感觸,總是會有些許沉重,一開始,並不以為意,事後才慢慢發覺,原來,人與人在互道離別之後,總是會留下些許的意義給對方,哪怕是一個微笑,一句簡單的話語,一個熱情的擁抱,或者一段無價的回憶與啟示…甄惠告訴我,她與長志在高中就已經熟識,兩人相處至今,仍喜歡騎機車,探索台灣的土地,他們藉此暫時抽離彼此習慣的生活環境,旅行途中,交換彼此的心靈與內心的真正感受。長志說,我們喜歡兩個人騎一台機車,因為,騎機車可以活生生的真實感受每個地方不同的生活氣息。

我想,從他們偶爾看著對方眼神中,看似平凡不以為意,不過,卻是最彌足珍貴的心意吧!!
過一段時間,我就會再回來
展開翅膀,尋找愛
飛過傲人的阿爾卑斯山脈,深邃的愛情海
只因為你,是否依然在
過一段時間,我就會再回來
帶著一群可愛吵鬧小孩
給他們暖暖的無盡灌溉
我望穿天涯
何時,才能收到你曾經要為我收集的雲彩
過一段時間,我就會再回來
如今,皺如網,髮斑白
獨自漫步千里無人之外
唯一,僅存的
是還留在身上,沒給你的,滿滿愛

如今的年代,講究日新月異,求新求變的同時,遇見了長志與甄惠,卻也讓我深深省思到,或許,最平凡的堅持,是在這萬變的世紀裡,給人最不平凡的感動。


                            2006/12/28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