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了,一個少有的冬天,一個暖暖的冬天。回想去年的此時,我已經穿起厚重的外衣,而冷颼颼的寒意,似乎,也快令人進入了冬眠的狀態。我記得,以往每年的冬天,萬物似乎不再活絡,因此,入冬的山上,大部分時間,總是非常的靜,安安靜靜的。

午後,我走入了一大片檳榔園裡,或許,以往對於檳榔的傳統印象不佳,檳榔樹從未給我太多的感受。而今天,當我獨自一人步入由檳榔環繞的小徑,心中居然會浮現「如此迷人」的驚喜感動。午後的陽光,落在高低不齊的檳榔樹林裡,伴隨氣溫的變化,樹林間突然飄起了淡淡的嵐霧,嵐霧翩翩的在半空中瀟灑,突然,有數隻野蝶飛來面前,盈盈的娟娟飛舞,看見她們的柔波,好似消融在我的心胸,而在檳榔樹林裡這樣的感受,是我從未有過的。

我停在一顆檳榔樹下,突然想起在一次與友人的聚會裡面,剛好認識了一位攝影師,這位攝影師與我們分享一段他年輕時的自我放逐經驗,為了放空自己,跑去宜蘭山上租了一間舊房子,每個月就兩千塊台幣,每天,他幾乎都在山林裡走路,有一回他走到天都黑了,就停在一條野溪邊,坐在一顆大石頭上,忽然間,看見了月光映影在水面上與星光相對,一陣涼風颼過,望著斑斑落葉飄下,當時心裡的衝擊很大,為何在如此寂寞的空間裡,情感會如此澎湃??於是,他趕緊把鞋脫下,雙腳沉浸在溪水裡,看著流過月亮的水波緩緩的,也流經了他的腳下,當時無以明記的感動,至今難以忘懷。當我聽他敘述的經過時,我幻想自己,真的有如也坐在溪旁,一片山、一條橋、一林松、一叢竹…

暖暖冬天
一絲絲的粘戀,酣笑在檳榔樹前
望了野蝶有如成雙雁,自由的愛戀
我樂的,心甜甜

暖暖冬天
真是天上人間的清閒
白霧撩了我的眼
我越望見,卻越不見
妳的朦朧,有如完美的明月

暖暖冬天
多愁只好來買醉
惆悵想飛,歡欣想歸
我到底得往哪追
因為,真的都好美好美

暖暖的冬天
寂莫自此走遠,我大步走向前
開始,不用休息的,流浪天邊

親愛的朋友們,是否,曾經問過襲襲吹來的冷風「剛剛落葉的顏色為何??」


                             2006/12/8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