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什麼緣故,每當我打起赤腳,接觸大地泥土時。那種紮紮實實的觸感,總是能夠喚回些許的脆弱回憶,或許,意識裡「赤腳」是童年時期的特別權力,所以,當我每赤腳走一步,似乎,腦海中的思緒就又多出一步,從肌膚的觸覺記憶裡,找回了心靈上的些許感動。

往往,在一大清早,最好是日出接近之時,當露珠結滿在所有的草地上的時候,雙腳赤裸地接觸這片晨初大地時,清晨的露珠,有如閃亮的珍珠,飽滿纍纍的垂掛在葉子的尖端,露珠的溫度會略顯冰涼,採在清綠的草皮上,肌膚一開始會產生小小的刺痛,而這樣的刺痛,卻剛剛好,並不會使人厭惡。接著,你可以一步一步地去接觸土地的起伏高低,而這樣的起伏,很像是溫和漸進的按摩,頗讓人享受於其中。

當我自得其樂打著赤腳,無憂無慮的徘徊時,看見了自己脫在一旁的鞋子。我想到,鞋子,其實是「文明趨向」下的產物,曾幾何時,因為「鞋子」讓我們與大地分離多久??我記得一本小說書上曾經提到內容情節:一位固執不穿鞋只願意赤腳走路的孤獨男子,突然,有一天,在一座深山中的小徑裡,巧遇了一位女子赤腳行走著,男子問:「小姐,妳的鞋??」小姐答道:「我不需要鞋。」(男的一聽,剎那間,像是遇見了久違知音般的悸動莫名)。文明,讓我們孤獨多久??都市裡,大蓋高樓,鐵窗滿天密佈,人,把自己與大地之間徹徹底底地分離,早上匆忙上班,下班回到家裡,有多久不曾抬頭望望美麗的夜空??或許,我們可以試著讓自己忘記了鞋的存在,甚至是忘了自己的存在吧!!是不是有一天,我們可以不提心吊膽自己是否淋濕,或者曬傷,甚至弄髒…我記得一位大叔跟我說過一句話:「願意親近大地之人,乃是人善之人。」這其實,並沒有特別深奧的道理,只是說明人應順其天性生活而已。

陌生人,請赤著腳
徘徊在夕陽的棧道,跌落在一個歲月的祈禱裡
而記憶,飄逝著
靜夜了,星子拋落,有如美麗的港灣
啊 迷人月光
我沙沙的腳步聲,追蹤著南面的月影
夜色,有如情人美麗的唇
啊 癡迷 啊 癡迷

恍神,才發覺
腳底,竟踩在冰冷的土地

如果,你早已遺忘了赤腳的感觸,如果,你早已遺忘了被雨淋濕的感受,如果,你的人生充滿太多的遺忘…


                             2006/12/7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