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事的午後,我正打算前往鄰近的一座小山前往探尋,前往的路途中,一位村莊大叔―林清河先生,巧見到我,熱情的邀約到他們家裡作客。對於村莊,我仍有許多陌生的地方,而林大叔的家裡,也是我的初次道訪。

要到林大叔家裡前,得先上坡走往一處由石板堆砌而起的階梯,階梯一階緊鄰的一階,緊密排列但卻又呈現不制式的自然粗曠美感,可以輕易感受出,石階上散發出的懷古氣息,是祖先們早期手工堆砌而成的歲月累積,階梯蜿蜒而上,必須先經過一棵茂盛的台灣肖楠,它的姿態非常雅潔,有如一位深山居士,我站在樹底下往上探,清楚的望見了兩個鳥巢,雖然看不見母鳥,卻隱約聽見剛出生的小鳥兒驚慌啼叫,霎時間,鳥巢裡頭的新生命,好像這棵大樹得一擔負起照護之責,而散發著慈愛氣息。

走上石階後,眼前是一座標準的台灣傳統建築,從建築表面的修補,看的出他們用心古厝保存,聽林先生回憶起早年祖先們,上山開闢蠻荒之地的艱辛,他說:「以前的人,上山開墾,在貧瘠的土地裡,收成困難,好不容易有了收成,就挑著扁擔下山,步行六小時的路程,為的是到山下市集換取一包白米,沿途還必須躲避日本人的刁難,萬一被察覺,白米必須立即沒收。」我有點無法想像過去生活的景象,林先生望著底下的村莊說:「每次望著整座落寞的村莊,心中難免會有些失落,早期,村莊並不是這樣的,靠著先人們勤勞吃苦的奮鬥開墾,把原本毫無生機的大鞍,成為全省最大的孟宗竹林產地,村莊也因此依靠著竹木產業,開始繁榮蛻變。後來,因為塑膠業的大量興起,讓竹子的經濟價值大不如前,漸漸的,人口少了,竹林消失了…如今,眼前剩下的的是被歲月遺落的村莊與寥寥無幾的村民,大家都離開了。」他期盼以往村莊的榮景,只是如今,時已過,境已遷。我有點憂傷,但也隨即領悟,如今,在我們腳底下的這塊土地,先人的汗水付出,才讓我們足以在此安逸無慮的聽風,追星,賞月。

夜茫茫,月彎彎
嘴邊哼著歌兒為誰唱??
人,在他鄉
夢,在遠方
繁花落葉盡滿窗
一生紙上憶流浪
搖搖晃晃,蕩漾在北風路上
只記得那扇窗,盼啊盼,望呀望
惆悵,剪不斷
今朝,早已被風吹亂

時光的泛黃沙
沙漏的舊時光
彷彿,都是歲月的歷經滄桑

如果,當您特地來訪這個村莊,或許,您可以選擇附耳傾聽,這個歷經風霜的村莊細語。
 


                      

                            2006/10/30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