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她少了夏日的急躁熱鬧,瀰漫著一種獨有的幽微迷人氣質。偏斜的日照,使整個山巒蒙上一層薄紗,讓人無法一次看透。我拿起相機,只想拍下華美動人的模糊,看到照片的人,如果認為「模糊」是不需要相機的,或許會不以為意;但是,如果是認為人生是無法一次看清的人,或許,會感受幾分。

秋風陣陣而落葉飄飄,沿途的山林步道,疊滿了多彩多姿的葉片。我繼續向前走著,山路越走越小,越走越窄,似乎往深山的心靈前進。就在肅靜的深林裡,我被迫停在千年大樹底下,它的形貌像是已經沉睡在山林裡千年歲月,孤傲巨大的枝幹,更有如一手遮天氣勢,讓人屈服它的威嚴,表皮的樹紋,有些腐朽,有些新生,而藤蔓攀爬枝幹所產生的錯綜複雜姿態,就彷彿是精心織繡的美麗圖案。

我抬頭仰望這棵蒼鬱的老樹,看他不只是在守護這片山林的同時,也在守護著自己的莊嚴與矜持,我試著平靜不語,想以沉默與這棵千年老樹對話,閉上眼睛,透過樹梢下的微微日光,彷彿讓自己經歷了一場靈魂的光合作用,我們彼此交換了禮物,相約下次見面的時刻。

我是孤獨的老樹
不是沒有情感的植物
沒人在乎的無助 
只能在雨裡哭

我是孤獨的老樹千年束縛

象徵千里無涯的結束
想被保護
宛如天地之遙的禮物
我在哭 我在哭
誰能明瞭老樹的苦

如果這路是一種體悟
我寧願,我只是植物

此時,我幻想自己是深秋的落葉,伴隨著晚風,墜入山林,等待來來往往的山行旅客,將我拾起帶回。

 

                             2006/9/30  培鈞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