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每到傍晚,習慣性的下起午後雷陣大雨。這陣子的大雨,有如象徵自然的一種嚴肅信仰,或者是一種肅穆儀式,雨水總是發生在相同的時段,總是散發相同的情態。在大雨來臨之際,先是轟隆隆的雷聲四起,再漸漸地,天色由白亮轉為灰暗,此時,因為溫度與氣壓所產生的氛圍,讓我的內心有種莫名的敬畏與恐懼,我想是大自然的悠悠無極,才讓人覺得如此渺小。不一會兒,滿天的紫色蜻蜓群舞面前,它們似乎是對雨水的信仰,進行一場朝貢儀式,而院子就宛如佈滿了一場「紫色的祝福」。

接著,豪大的雨水,從天宣洩而下,雷雨交加,像是天地的怒吼與撕裂,我坐在室內,透過門窗,看見眼前的山林,被狂風暴雨吹襲的泣不成聲,那種沉默的忍耐與無助,令我害怕與顫抖,最後,似乎只讓人恍惚。而雨水,就像是百萬大軍的憤怒嘶吼,響震天際,如此高深莫測的力量,天地卻能夠短短不到分秒的時間成形,無論如何,我都認為「人類」是應該再多一點點的謙卑才是。



雨勢漸弱,我發現泥土地上留滿了剛剛被雷雨侵襲過後的拓印,而拓印隨著雨水侵蝕,大小有所不同,有大有小,有深有淺。這些深淺不一的拓印,乍看之下,就像是泥土的傷痕。我蹲下身來,試圖用手把這一道道的傷痕撫平,而每當撫平了一道傷口,內心卻又總是出現了一絲惆悵。

望著遠方的城鎮,心想:「傷痕,是否就真的這麼容易撫平??」我開始隔著歲月,回想傷痕累累的細節。「還痛嗎??」自問著。這種痛,好像是埋在心底很久很久的記憶,被遺落在某個角落裡,忽然,有一天,被觸動起來,那種熟悉的痛楚,卻依然會使人熱淚盈眶。

就這樣的,蹲在泥土地上好一會了,淚水跟著雨水交融在泥土地上,多麼期盼,淚水可以把傷口的深度填滿。就在此時此刻的大雨過後,螢黃色的雲彩照映著天邊,涼風又起,我看著四處飄落的葉子,漫無邊際地靜靜灑落。


                             培鈞  2006/9/19

創作者介紹

天空的院子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