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JPG 

每天的電視災情播報畫面,怵目驚心。這幾天心情總是沉重,惦記著南部的居民等待救援的訊息,人間天堂的烏托邦,一夕之間,成了人間煉獄。我注視著電視災區滿目瘡痍的景象,當人民的生命無法獲得保障,災民卸下了文明的外衣,無奈恐懼的為了等待救援而彼此謾罵與咆哮,更讓人心酸,這場至痛的人間悲劇,在這幾天一直揮之不去。

 

山上

今晚的夜色,依舊那樣美

還有多少人無家可歸

 

今晚的月兒,是如此皎潔

冰冷的映照子民的山河血淚

 

今晚的星空,璀璨的令我無法闔眼

瀰漫著柔腸寸斷的親情與思念

 

如果,有天堂與地獄輪迴

那傳說中的神仙,究竟是誰??

是否能夠廣結善緣

允台灣一個上上籤

 

一個心安夜,我們乞求下跪

但願,苦難的終結,來自心境的灰飛湮滅

 

當湖面失去了漣漪,人生也不再美麗,我們,是否還能擁有夢想的勇氣??眼前這一刻,更需要堅定信心的邁開步伐,勇敢的走下去。

 

培鈞  2009/08/13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IMG_2623.JPG 

 

颱風對於山上而言,有如每年的固定的慶典,豐沛夏雨是一種天地滋潤,而暴雨狂風則是一場世紀災難。每年反反覆覆的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矛盾之感,總是讓我想起時間的飛逝,又是一個年頭。

我常告訴自己,人必須記得初衷,記得自己為何上山,就不會忘了最終回家的路途。這是一種自我的期許與勉勵,然而,在現實生活中,卻一再的參雜許多的變數,從開始用生命表達生活態度的「抱負者」,漸漸的,在現實生活中,被動的轉為人人口中的民宿經營「業者」,在「抱負者」與「業者」之中,有許多的衝突與共生,至今,我們從未間斷的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尋求理性與感性之間的平衡。

後來,我恍然了一件事情,成為一位抱負者不是最困難的,成為一位業者亦不是最困難的,最困難的部份,可能是固夾在「抱負者」與「業者」之間的「內外溝通協調者」。於內溝通,是如何能夠讓「創作初衷」透過經營方式滿足「忠於自我」的狀態;對外溝通,則是如何讓「創作初衷」詮釋讓「市場客人」感同身受的狀態。簡單闡明,即是「不能愧對自己,又要讓人人滿意」。這應該是許多文創業者,心中的無奈之苦。因此,一位創作抱負者,我認為更應該具備喜愛與人相處的特質,試著接受人人的完美與不完美的心胸,縱使一件千年創作的絕世珍品,倘若無人欣賞,是否仍依然璀璨金光??而每件作品的初衷,如果無法尊重自我與他人,那作品本身的價值意義於何處??

春天的繁花開了,夏天的蟬鳴唱了,秋天的楓葉落了,冬天的雲海來了,每年的四季變換,有如劇場表演般的一個場景結束換下個場景,沒有延誤。那天,我望著湛藍的天空,天空盪著緩緩的雲朵,雲朵中滲著溫暖的日光,我凝注著那片潔白的雲朵,感覺似乎可以很像我,照著自己喜歡的速度緩緩漂移,跟著藍天與日光溝通,拼湊出一片最美的景緻,送給當下的我。

究竟,是抵達了人生的另一站,學習另一種課題的開始;還是,這一切,僅因暑假過於忙碌的庸人自擾,我捲起袖子,開始找答案。

 

 2009/8/8   培鈞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