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307.JPG

 

 

 幾天前,「文茜世界週報」節目撰述委員—朱大哥的來訪,對於,他們節目傳達的國際宏觀與生活觀點的特質外,吳大哥告訴我:「當你一直關注全世界的動脈與潮流同時,仍需要回過頭來關心這片土地的人,事,物。」

 

山上沒有有線電視可以觀賞,以往把電視視為必需品的我,漸漸的也習慣了沒有第四台的日子。之後,我偶然追朔起,自己喜歡看的「電視」真正原因,竟僅是能夠將選台器從第一台轉到最後一台,再從最後一台,轉回第一台的行為快感而已,電視的內容,我甚少認真觀賞。

 

而這次的採訪報導過程中,卻讓我有了莫大動容的感觸。當我帶著朱大哥親自認識這裡的村莊角落,這裡的故事,這裡日據時代遺留的國民小學,這裡過往的風霜雪月…整天東奔西跑忙碌下來,到了安靜的夜裡,朱大哥整理思緒後,他說︰「培鈞,隔天早晨,我想拍攝一個這裡小朋友每天上學的畫面,小朋友可以象徵著大鞍生命的源起,或許,我們可以抓住純粹與自然的情緒表達。」於是,我們馬上拍板決定,明天一早,就從村莊的生命源起,開始紀錄。

 

或許,第一天的行程忙碌,或許,期待明天的到來,我當天晚上睡的特別香甜。隔日,天一微亮,我們已經出發。首先,為了不驚動上課的學生們,我們必須屏氣凝神的在校門口鳳凰樹下耐心等待,久候的過程中,總是心中不斷的期待與自問︰「村莊小朋友每天上學,會是什麼模樣??」攝影師將機器架設好一旁,我們都不發一語。漸漸的,晨初的陽光,在葉隙間搖曳成金黃色的光,緩緩的透過樹梢灑落地面,一陣一陣撲面而來幽香,伴隨著幽香也染有一些些的甘甜滋味。透過微風飄散,也讓我們見證了早晨萬物生命綻放甦醒的瞬間,當下映入眼簾的景致,我深深希望,每一片色彩,毎一種氣味,毎一種景象,都小心翼翼的收藏在心裡的角落。

 

在我賞心悅目晨初的當下,遠方隱約傳來旋律輕快的輕聲歌唱,一個小女生,五官清秀,也是第一位到校的學生,我們望著遠方的她,靜靜的走在村莊的鄉間小徑中,只見她,走走停停,忽然,恍然發覺,她,卻正沿途跟一朵一朵綻開的白花說話,她,沉溺在花朵的芬芳中,在她的童話故事中,踟躕徘迴,而當下的我,啞口無言。

 

我們,還曾經擁有對花朵歌唱的童年嗎??

 

這樣的安靜和諧的情景,卻深深的震撼了心中的千萬思緒,我卻無法用言語表達,僅能靜默以對。忽然間,山上的雲霧又來的像雪,不用多久,遠遠的看去,又是一片全白。我們輕聲的與那小女孩道聲早安,我心底由衷謝謝她,感謝她,讓我體驗生命中最真實珍貴的體悟。我看著雲霧,在空中不斷的聚散離合,風情萬種,緩緩的覆蓋又緩緩的消逝在山林之中。我仍期待著不久之後,會遇見播雲見日的溫暖陽光。

 

 

 

2009/05/28  培鈞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