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8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窗外的大雨咋起,雨水隨著發狂似的山風,左衝右撞的把屋頂震的轟轟烈烈,讓人膽戰心驚。起身望窗,看著山上的雨勢,詭譎多變,當下,雨霧交融,有如少女懷夢的懵懂純情,霎時刻,竟有如伺機吞食天地的山洪猛獸,雷雨交加,令人聞風色變,我想,是雨水告誡著我,人生充滿著幻滅與無常吧!!

雨水聲漸漸轉小,我凝視著順天而降的顆顆雨珠,孤孤單單的飄落在院子的水面上,水面沒有激起美麗的漣漪,水中的魚兒顯的悠悠蕩蕩,心中不禁疑惑「這些孤單的雨滴,自天上來,而最終流到哪呢??」雨水流向了川河,川河匯集於無邊際的大海,而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颱風來的前夕,晴空萬里無雲,安靜的村莊,看到了一些人,騎著腳踏車,迂迴在彎來彎去的小路上,緩緩的安安靜靜,那是一幅美麗的畫面。

記得,曾經在與幾位藝術家的聚會裡,在那次的聚會中,聽見了大家談論到為何台灣的建築是如此的不堪入目毫無美學的話題。對於,那次的談話,我並沒有說出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在回家的路上,我一路開車,開始注意到路旁緊緊相鄰的鐵皮屋,各種奇形怪狀,如何簡陋造型都有,很難想像台灣的城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回想起,每每到訪院子好幾次的旅客朋友們,在他們前往海拔八百公尺山上旅途中而略顯疲倦的臉上,總會鑲著兩顆閃亮的眼睛,這些美麗的星星,彷彿望穿這座百年古老莊園的百鍊風霜。

或許,就是這些美善的星辰伴隨我們在深山中的孤獨,或許,只有這些星子,才能知道我們的內心。世界多麼的浩瀚,而我們之間,是厚積了多少的緣分,才能相遇於百年的故事之中。每次,望著滿懷感觸而須告別離的旅客們的背影,緩緩的消失在門外的盡頭,我總是會在回憶中互相想起那雙雙清澈的眼睛。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雨一直下,整大片的陰灰覆蓋滿整片山林,雲顯的好低好低,落葉被山風捲的高好高,雲躺在頭頂,葉黏在雲上。遠方的嵐霧,靜穆的緩緩移動昇華,有如靈明的天地軸心,爬山越水的唤著天晴。

院子裡,除了雨滴聲,風簌聲,樹晃聲…剩下屬於自己的靜。心靜了,連風流動的聲音都可以聽見,甚至,聽見內心深處的呢喃。我們該如何讓自己更誠實??我們該如何對生活更堅定信仰??或者,哪天,我們才能夠沒有恐懼的走下去??此刻,可以坐在這裡安安靜靜面對自己思緒的竄動是何等幸福。我想,或許,人生並非只有苦難,有苦,亦也有樂,無論是享受人生或參破人生,都需平衡,如果,苦的一面,我們都懂,那樂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德大哥,「掌生穀粒」的創辦人之一,從沒想過會在院子裡有機會遇見他。

很幸運的,在這次天下雜誌主辦的319微笑專案中,藉由美麗大方的採訪記者孟珠介紹,讓我們很榮幸的可以與阿德大哥分享他們一步一腳印的台灣穀粒故事。

阿德大哥說:「他出生於台東,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