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就像候鳥一樣,每隔一段時間,總是又會在院子的藍天相見。

長志與甄惠已經算是院子的常客,打從他們第一次道訪院子至今,印象最令人深刻的,我想,除了他們倆熱衷騎著一台摩托車,享受長途流浪異鄉的自由解放外,幾乎,每次看見他們總是一如往常的甜蜜恩愛,安安靜靜的步入院子,好似,縱使世界再如何運轉,他們永遠有著倆人的小小天地。下午,在他們抵達院子前,已有些旅客事先抵達,正當我與這些初次道訪的朋友們介紹時,他們也抵達了,那時,我看見他們,找到了熟悉的臉孔,看見了熟悉的微笑,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心裡當下的感受,是他們,對於院子,似乎就有如每年的候鳥遷移,旅途中在院子作短暫休息,並覓食補充體力後再飛往下一個地區,而院子對於他們而言,是曾經彼此的承諾與情感的棲息處所。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拿筆寫下這篇回憶的文字時,內心的思緒卻被來自四面八方情感羈絆,好像,彷彿又遇見了三年前的「我們,曾經」。

王聖博大哥,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建築設計師,外表斯文的他,談吐之間讓人覺得,他是一位非常感性的大哥,今天,他帶著家人與工作伙伴們造訪院子,王大哥告訴我:「打從上次我們的見面,聽完我敘述院子的建設過程後,回去台南,他開始籌備這趟旅程。」就在與大家見面的同時,或許,是年紀相近與格外輕鬆的氣氛,讓大夥反倒不像是第一次的認識,卻反而,像是朋友的聚會。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入冬了,一個少有的冬天,一個暖暖的冬天。回想去年的此時,我已經穿起厚重的外衣,而冷颼颼的寒意,似乎,也快令人進入了冬眠的狀態。我記得,以往每年的冬天,萬物似乎不再活絡,因此,入冬的山上,大部分時間,總是非常的靜,安安靜靜的。

午後,我走入了一大片檳榔園裡,或許,以往對於檳榔的傳統印象不佳,檳榔樹從未給我太多的感受。而今天,當我獨自一人步入由檳榔環繞的小徑,心中居然會浮現「如此迷人」的驚喜感動。午後的陽光,落在高低不齊的檳榔樹林裡,伴隨氣溫的變化,樹林間突然飄起了淡淡的嵐霧,嵐霧翩翩的在半空中瀟灑,突然,有數隻野蝶飛來面前,盈盈的娟娟飛舞,看見她們的柔波,好似消融在我的心胸,而在檳榔樹林裡這樣的感受,是我從未有過的。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7 Thu 2006 14:11
  • 置頂 赤腳

不知什麼緣故,每當我打起赤腳,接觸大地泥土時。那種紮紮實實的觸感,總是能夠喚回些許的脆弱回憶,或許,意識裡「赤腳」是童年時期的特別權力,所以,當我每赤腳走一步,似乎,腦海中的思緒就又多出一步,從肌膚的觸覺記憶裡,找回了心靈上的些許感動。

往往,在一大清早,最好是日出接近之時,當露珠結滿在所有的草地上的時候,雙腳赤裸地接觸這片晨初大地時,清晨的露珠,有如閃亮的珍珠,飽滿纍纍的垂掛在葉子的尖端,露珠的溫度會略顯冰涼,採在清綠的草皮上,肌膚一開始會產生小小的刺痛,而這樣的刺痛,卻剛剛好,並不會使人厭惡。接著,你可以一步一步地去接觸土地的起伏高低,而這樣的起伏,很像是溫和漸進的按摩,頗讓人享受於其中。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