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無事的午後,我正打算前往鄰近的一座小山前往探尋,前往的路途中,一位村莊大叔―林清河先生,巧見到我,熱情的邀約到他們家裡作客。對於村莊,我仍有許多陌生的地方,而林大叔的家裡,也是我的初次道訪。

要到林大叔家裡前,得先上坡走往一處由石板堆砌而起的階梯,階梯一階緊鄰的一階,緊密排列但卻又呈現不制式的自然粗曠美感,可以輕易感受出,石階上散發出的懷古氣息,是祖先們早期手工堆砌而成的歲月累積,階梯蜿蜒而上,必須先經過一棵茂盛的台灣肖楠,它的姿態非常雅潔,有如一位深山居士,我站在樹底下往上探,清楚的望見了兩個鳥巢,雖然看不見母鳥,卻隱約聽見剛出生的小鳥兒驚慌啼叫,霎時間,鳥巢裡頭的新生命,好像這棵大樹得一擔負起照護之責,而散發著慈愛氣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連續幾天,一樣的灰陰午後,我騎著單車帶著漫無目的心情,沉浸在山林裡,充分享受山野間拈花惹草的樂趣。單車緩緩前行,經過路邊的民宅,而民宅前有一位老婦人正蹲在地上洗菜,看起來應該是屋子的女主人,她低著頭,嘴裡叼著一根長壽菸,吐出的白色煙霧,看起來像是細細絲綢,在她的四周飄拂纏繞,不肯消失。她抬頭見我正騎車經過,大大聲熱情的叫說:「少年仔,哪裡來的??吃飽沒??」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豪邁嗓音與熱情問候給驚擾,小心翼翼的感謝她的好意相邀。

接著,我騎經了兩山交界的一條小小路道,路況並不算好,顛簸不平的路面,讓人一路搖搖晃晃,這條路道,似乎少人使用,因此路道長滿了雜草,看不見車過的輪痕,我開始前進著一段吃力的上坡路段,轉過一個橫彎,從山口的方向吹來長長的風,忽有一陣清香伴隨飄來,我看見路道兩側開滿薑花,想下車一訪,微風下的薑花群依著山勢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11 Wed 2006 13:40
  • 置頂 遺失

院子入夜,一位任職某高中老師曾經告訴我:「這個社會,似乎已經容納不下任何美好感動的事物,每天睜開眼,打開電視,只知道又有令人感傷或者憤恨不平的事情上演。」當這位老師說完話,突然,腦海裡浮現了我在小學唸書的場景,記得,小時候每天過的很快樂,課堂上的老師,總有說不完的故事,我們生活在老師所編織一連串的童話故事裡,那個不曾間斷的故事,讓我們曾經擁有過一段很長並且很甜美的回憶。

現在的我們呢??是否,還聽的到縱使多年以後,仍讓人感懷的美麗的故事??是否,還能夠想起孩提時每當哼起,就能抬頭看星的曲子??今晚,在入秋的月光下,夜裡略顯得有些冰冷,而草地上積滿紛紛墜落的楓葉,越墜越多,越堆越高,就像是我們每天盤榞在心頭的紛亂紛紜之聲,積滿了揮之不去的煩惱、憂傷、慌張與失落…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Oct 02 Mon 2006 13:18
  • 置頂 無怨

不知道為何,當提筆寫下這篇日記的時候,心底的悸動仍然像是一片一片的白色雪花,輕輕的落到我的情感裡,我很想告訴大家,院子裡,也曾經留下這樣的一個故事。

吳大哥,是一位年輕的牙科醫師,他的母親,因為接受了化療,而身體虛弱。為了不讓親愛的母親人生只飽受病痛的身心煎熬,他總是陪伴在母親的身旁,給母親無微不至的愛護。每當,我看著吳大哥蹲在母親身旁,那種關愛的眼神,與貼心的問候,就彷彿聽到一首美麗的歌曲,溫暖的歌詞中卻飄著憂傷的旋律,令人難以忘記。

在這次的院子行程安排裡,吳大哥特別邀請了父母親二十幾年的老朋友們,一同到院子裡,分享與感受。這些叔叔阿姨們也都各自排除萬難,各自把時間挪開,為的,就是陪伴一位正在與病

pearhoskyyar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